当人口和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逐渐消退,曾经凭借海量用户从C端起家的互联网公司下半场该如何走?

同时,长城武汉办认为自身财产受到侵害,不服判决结果,以案外人的身份,向武汉市中院提出执行异议,要求撤销执行,重新审理庙山土地权属,证明长城武汉办正在通过司法途径主张武汉庙山土地的合法权益。(参考《执行裁定书》(2016)鄂01执异179号)。